首页 > 视频 > 致富经文稿

黄雄芳种余甘果种下苦果之后引发的财富(11月12日)

时间:2010-11-11 | 来源:三农致富经

    他,曾经是村里的首富,村民眼里的神人。20年前的一件事,让别人认为他走火入魔,甚至自毁前程。他到底发现了什么商机,为什么对当地漫山遍野不值钱的小杂果痴迷20年?从痴人说梦到年销售额『sales』5000万元,黄雄芳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?

 

    在广西平南县,有一种漫山遍野生长、味道有些酸涩的野生小杂果,叫做余甘果。在村民的眼中,余甘果是一种很不值钱的野果,然而『however』有一个叫黄雄 芳的人,却从一则消息中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,把这种小杂果做成了非常赚钱的产业,现在他一年的销售额达到了5000万元。那么,他发现的到底是一个怎样 的消息呢?


 

 

      在广西平南县丹竹镇廊廖村,有一个叫黄雄芳的人,黄雄芳今年70岁,在这个村很有名。上世纪80年代初,当万元户还成为『chéng wéi』人们羡慕『envy』的对象时,黄雄 芳通过承包水库养鱼『yú』,成为『chéng wéi』县里第一个10万元户。当人们通过养鱼『yú』致富时,他却培育出一种叫金丝塘角鱼的新品种,再次成为村里养殖方面的领跑者。因此『 yīn cǐ』,在村 民眼里,他很神。

    村民谢恩居:他能够懂得过去的事,能够懂得未来的事,这个人很聪明。

    村民卢桂全:跟他发展一个就富裕一个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觉得『felt』,黄雄芳既懂得过去,也能预知未来,手里总有好项目,只要跟着他一起『yī qǐ』干就能赚钱,然而『however』,这个村民眼中的神人,有一天放弃了养 殖,在地里种起了一种叫余甘果的野生果树,这被大伙认为是走火入魔,甚至是自毁前程,再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着他干。

    村民谢康成:雄芳你搞这个是什么,不懂得他,要什么,山上又有,又酸又难吃。

    村民谢恩居:你这个黄雄芳,可能『kě néng』你肯定有神经病,你的神经病,可能『kě néng』会大大的厉害『Fierce』了。

 

    面对周围人的猜疑和冷嘲热讽,黄雄芳却是一头扎在里面,近乎痴迷地待弄着余甘果树,搭进了自己『his』所有『all』的积蓄,历经20年,他终于用这个不被人 关注的小杂果带来5000万元的年销售额,并且带动了4700多户农户致富。那么,黄雄芳到底发现了什么商机,味道又酸又涩的余甘果又是拿来做什么的?

    当我们到达廊廖村时,黄雄芳领我们走进了他的卧室,现在已经『yǐ jing』是千万富翁的黄雄芳,卧室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豪华,相反,卧室里显得很杂乱,到 处堆放着他订阅的报刊杂志。

    黄雄芳:每一晚我都认认真真的看我的书,我订的书报就是有些拿过那边了,我每一年都订2500多元钱的书报。

    改变黄雄芳命运的正是这些他至今都舍不得扔的书报。1990年的一天,《广西日报》上一条不起眼的信息,让他眼前一亮,他毅然决定改行种果 树。

前气象局预报中心『center』主任吴德荣表示,北台湾『tái wān』今晚低温降到18度『 dù』,周四清晨因
郭振雄的同事指出,需多资深员警不愿退休,大多是考虑子女、家庭『family』未来的生活现实,不得不改变人生规划
王鸿薇指出,当年市府花20亿公帑划设保护区,过去有相关问题『wèn tí』历任市长也没有提出要解编,现只指凭一个委报告就要拍板,未进行跨局处评估,痛批程序不正义,
是主委被提名人下令不准回?还是促转会比其他『other』机关还要大?主委比司法院院长还神圣不可问?
今(2018)年4月中继受到国际原物料报价走跌影响,丰兴连3度『 dù』调降国内废钢收购价每公吨300元之后,下半月盘价趋于平稳,16日废钢、钢筋及型钢产品『product』皆维持平盘;23日也再度公告全面平盘
但外界认为,议员可以『can』说跑地方形成『caused』『xíng chéng』,但是『But』连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都出席,还相谈甚欢,柯文哲说,也不是相谈甚欢,总要讲几句话,
银行局副局长王立群表示,即日起开放电子支付业者可以『can』办理国内的货币型基金代收代付款项业务『yè wù』,只要电子支付业者跟证券商谈妥,就可以开办,民众可以透过自己『his』的电子支付帐户,扣款买货币型基金,包括『bāo kuò』定期定额交易
且听到指令后才可以吃;只见法斗犬用一副非常哀怨的眼神直盯着看,没多久后嘴边就流出了2道口水,往下一看,地板也早已因口水湿了一大片

 

    黄雄芳的突然改行在村里掀起了轩然大波,因为黄雄芳种的并不是什么名贵的树种,而是当地一种野生果树余甘果。

    余甘果又叫牛甘果、油甘子,是我国南方的一种小杂果,长期以来都没有给当地人带来什么经济『jīng jì』效益。黄雄芳不但要种植这种长期没人关注的小杂 果,还要培育出产量比较高的新品种来。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信息让他作出如此大胆的决定?这里面又隐藏着什么商机?

    1991年春天,黄雄芳把头一年摘下来的野生余甘果种子撒到地里,耐心地等待着种子发芽,一个月过去了,地里却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村民卢桂全:这个核,他在山上摘,摘回来了『老弟』,他播下去育苗,它不出,不出,不发芽。

    黄雄芳:我心里想,为什么山上又有,能自己出那个苗,为什么我自己人工培育它的苗,它都不出来?


相关阅读
[致富经]悬崖峭壁上的危险财富 20170809

[致富经]悬崖峭壁上的危险财富 20170809

浏览: 21864次    2017-08-10
评论『comment』(条)

三农致富经 | 关于 | 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