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视频 > 致富经文稿

薛彤云工艺花茶:公开商业秘密之后(2011.5.31)

时间:2011-06-01 | 来源:三农致富经

    福建省福安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姚越:我们发现有些企业【qǐ yè】是冲完以后,花瓣全部【all】都散开了,掌握不到点子,质量要求差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市场上的工艺花茶因为没有掌握一些制作的精髓,质量良莠不齐,这让薛彤云担心【 dān xīn】这个产业会走到死胡同里。

    薛彤云:当时真的是非常焦虑,因为这个会影响它的声誉,会影响工艺茶的声誉。

    2003年初,薛彤云想到要打假,想让那些粗制滥造的产品【chǎn pǐn】退出市场。于是,她拿着自己【zì jǐ】的专利证书,到福建省知识产权局要求立案打官司。

    薛彤云:他当时说维权的官司非常多,案件都排了两年了,像你这种就是工艺不是特别难的这种东西,仿冒起来比较简单,你今天打了东家还要打西家,打了西家还要打南家,他说这个会浪费你非常大的精力。

    福建省知识产权局的工作【gōng zuò】人员告诉薛彤云,还有另外一条便捷的维权之路。

    薛彤云:拿着专利证书直接就可以【can】找当地的科技部门,直接到当地的科技局,去找相应的有执法证的人,可能【would】直接就可以【can】打假了。

 

[致富经]公开商业秘密之后(20110531)

 

    2004年底,薛彤云拿着产品【chǎn pǐn】专利证书,找到宁德市科技局要求打假,但是【But】,当时宁德市科技局工作【gōng zuò】人员还没有相关的执法证件。

    福建省宁德市科技局原成果专利科科长黄勇毅:我们那时候【When】还没有获得相关的像国家知识产权专利的专业执法证,我们有地方的福建省的执法证,就是专门作为专利方面的执法证还没有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薛彤云只能耐心地等待。这期间,工艺花茶市场依旧很混乱,薛彤云也无心开发【kāi fā】新品种,只坚守着几个老客户【kè hù】。

    直到两年后的一天,薛彤云接到那个她一直期盼的电话。

    薛彤云:有一天我就接到科技局他们的电话,说我们执法证现在已经【have been】拿到手了,如果你什么时候【When】有需要的话,我们可以组织几个人一起【with】下来,帮你打一下假。

    2007年4月,宁德市科技局和薛彤云准备【zhǔn bèi】打假,但是【But】薛彤云没有想到,此时,执法所面对的难度【 dù】已经【have been】远远超出自己【zì jǐ】的想象。两年的时间,工艺花茶的涉及面已经超出她的预想。

    福建省宁德市科技局原成果专利科科长黄勇毅:涉及的是千家万户,特别是小家庭【family】小作坊特别多,执法起来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。

 

[致富经]公开商业秘密之后(20110531)

况且,台湾【tái wān】的饮食习惯,猪肉是摄取量最大【largest】的肉品,再加上国人有猪内脏食用的习惯
民进党能在即将【jí jiāng】上台执政之际,『突然』意识到『中华【zhōng huá】民国是出口【export】导向国家』,也算是可喜可贺
随后孙燕姿的歌声出现【chū xiàn】,让许多【many】粉丝超high,这是她睽违7年后,首度【 dù】为电影【movie】发声,影片主题曲以
山下智久表示武藤仁这个角色的个性与自己相差很大,让他感【gǎn】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性,也很高兴三池导演看中自己的潜力,所以拍摄时都能够释放出有别于以往的能量,也爆发出比以往更强烈的情感

    薛彤云:特别是在那几个茶叶的乡镇,几乎【much】是到处都是,用一个形容词就是街头巷尾都有。

    薛彤云仍然不死心,直到有一天,她和村民发生【occasionally occurred】的激烈冲突【conflict】让她彻底改变了态度。那天,坦洋村的村民听说薛彤云要带人来打假,有人就在街上骂开了。

    薛彤云:当时骂得很难听,我们当地的粗口吧,我们不过就是赚一点,就是孩子念书的钱,孩子一件新衣服的钱而已,连这个都不给我们,你的心很不好,听了当时心里确实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坦洋村是薛彤云的出生地,也是她父亲工作过的地方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父亲是村里的茶叶技术推广员,经常帮助村民无偿解决【settle】种茶难题,如今,父亲已经过世8年时间,但村民对他的评价还很高。

    记者【journalists】:以前是不是有一个叫薛幼宽的技术推广员?

    福建省福安市坦洋村村民叶德艳:他来这里领导教我们种茶叶。

    记者【journalists】:他这个人,在当地老百姓的口碑好不好?

    福建省福安市坦洋村村民叶德艳:好,非常好。


相关阅读
评论【píng lùn】(条)

三农致富经 | 关于 | 投稿